yifujiadeng490

只是一个没事蓝笔摸鱼的小怪物。

黑笔彩笔也会用。

喜欢画情头

嗯,没了。

加隆大人二三事3

终于准备好了他们这群事p的礼物,我看着怀中臃肿的一团,不住的叹气。

(话说剩下的几个海斗士你们都干嘛去了!)

我说女神你那时候怎么就不让萌王把那群小黄金都复活的大一点呢?偏回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害得我,撒加,修罗,以及年龄同样被迫缩小十几岁的阿鲁迪巴照顾这群小崽子,您有那闲工夫复活我们这几个老的,没工夫逼迫冥王把剩下几个黄金复活的和生前差不多大是吗?而且连记忆还都停留在三四岁的时候,现在我一看见米罗跟卡妙中规中矩的打招呼就老是忍不住跑上去问你们俩昨天一起睡了没有,害得他们俩老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我。。。

还有。。。您复活这群黄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他们的徒弟或者亲人的感受?像冰河,天天看着自己老师娇小玲珑的身材和他那连曙光女神之宽恕都发不好的歪斜身影发呆,还不得不手把手的去教,卡妙学的倒是快,却转头叫冰河老师,令人哭笑不得。

还有那个什么米罗,天天腻歪在他原先的好妹妹身边,本来他的小妹妹在他死的时候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现在倒是比自己的哥哥还大了,本来是哥哥护着自己(似乎也不用。。。)但是现在哥哥变小了,她也只好把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本来的女性光环倒是使得她得到了小黄金们的青睐,小黄金们都会一个劲的往她身边凑,就像母鸡,啊不,母蝎子带着一群小蝎子一样。。。

还有穆,简直和贵鬼一模一样,天天让贵鬼拉着手走路。。。

不过好消息是这群小崽子每天都在以正常人两倍的速度生长着,记忆也在一步步的恢复,并且当他们的身体长到原本年龄的时候就会恢复正常的生长速度。

我先一步踏入了穆的白羊宫,顺手放下给他的礼物,却没有人跑着出来叫我“加隆哥哥~”甚至贵鬼那个死小子都没跑出来看昔日的先生怎么腻味在先生曾经最为不信任的人身上的。

“老教皇?”出于尊敬,我叫了一嗓子,但是依旧没人搭理“史昂?史昂?史昂死老头?”

还是没人答应。

我认为贵鬼可能是去找魔玲或者米罗的妹妹去要糖果吃了,而穆呢,可能和沙加腻歪在一起了,史昂自不必说,他对女神复活他的身体到现在这个岁数很满意,一定是跑五老峰去找童虎炫耀去了。。。

爱谁谁吧,反正我要接着向前走了。

话虽如此,我仍然十分不放心的把给穆小鬼的礼物扔在了异次元空间,这样方便本大爷拿吗。

金牛宫也是空无一人,双子宫也是。

虽然双子宫本来就应该空无一人。。。

好吧,说不定他们都走了呢。。。

我这样侥幸的想着,加快了脚步,直奔下一宫而去。

还是没有人。

我开始恐慌了起来,谁,谁说我是担心他们了的?那群只会随便捣乱,那群天天捣乱,也不知道体谅长辈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腿上一边快速的踱步,脑子里却飞速的旋转着。

记得那是一年之前,小黄金们刚刚被女神复活在圣域的时候,他们这群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的小淘气倒是真的惹了不少麻烦。

“哎,沙加,别闹,你是个和尚,不能吃肉,知道吗?”

“?和尚?和尚是什么?”沙加歪着头看着我,呆呆的模样让人心疼。

“。。。就是一种职业,不能吃肉,不能喝酒,但是十分受人憧憬的工作。”

沙加点点头,又摇摇头。

“现在我应该还在母亲家里呢。”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说给我听。“母亲病了,病的很严重,沙加要乖,不能吃肉,因为母亲没钱买肉了。。。我要照顾母亲”

说完,他跑开了,那对永远明亮,永远都纯洁的像翡翠一般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影。

我在脑海里仔细重复着那段话。

“母亲病了,病的很严重。。。”“。。。沙加要乖,不能吃肉”“我要照顾母亲”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孩子的无心之举,而是他沉淀在心中,永远都不能磨灭的伤痛。

有的时候,太懂事也让人心疼呢。。。

而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到沙加倒在床上流泪。

“怎么了沙加?”

“没什么。”沙加擦擦眼睛,却没有再睁开那双漂亮的眸子。

“母亲死了”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深深的悲凉“我。。我现在是佛陀转世。。。”

猛的从回忆中走出来,我发现自己的面上已经满是泪水了。

面前是米罗曾经给过我审判的地方——教皇厅。

现在,我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小黄金们的嬉笑声,我连忙推开大门,看见史昂,茄子,啊呸童虎,撒加三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些什么,而那群已经七岁的黄金小崽子们也闹腾的很欢,修罗正在和米罗抢他的小妹妹(姐姐),卡妙正在努力用极光处刑冻出一个雪人,冰河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指点,穆和沙加正在朗诵古诗,虽然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阿鲁迪巴正在编着小紫花花圈,看见我来了向我打了个招呼,继续忙他自己的去了。

巨蟹座不用说,正在那鬼脸吓唬爱与美的战士,却被范插了一头玫瑰花,正在自暴自弃。

我先把礼物递给了几个小崽子,便凑到老年人一组去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