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刀沐又又

三刀沐先生~您最近身体好吗~
只是一个无名氏~

加隆大人二三事 6

十二月第一天,我继续挥动铲子。

——————沙加真tm难抽的分界线————

然后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卡妙,他正乖巧的坐在那里,眼睛紧紧的盯着什么东西。

转回头再看,那场景简直吓了我一跳,我的天哪,看我老哥的宝贵浴池被摧残的不成样子,要知道,那可是他曾经让粉刷匠每月粉刷一层的小浴缸啊,虽然现在不粉刷了,但是依旧对那个小浴池情有独钟,生怕别人碰了,当然除了我这种很皮,(划掉)很帅的大佬,也没人敢碰,想当年,就因为那群小黄金大夏天训练灰头土脸想进大浴室里洗澡,结果挨个被他贴心的爆了一下,真的,就一下,其中最淘气的卡妙和小艾是被米罗和艾俄洛斯背回守护宫的。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卡妙。和北极熊干架的卡妙。)

但是现在,浴室里站着的可是两位得罪不起的前辈,他们的英雄事迹个个都能和五小强媲美,甚至于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他们之中也有恶名远洋,甚至于说给我们这群后辈乃至整个圣域里的老百姓都留下了可怕的阴影,比如哪家的小孩不听话,他家的大人就会摆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用着80多岁老太太给孩子讲故事的语气吓唬他们。

“你再闹?再闹?再闹德弗特洛斯来了啊!”

呃,虽然后来故事的主人公会是“马尼戈特”“笛捷尔”“卡路迪亚”“阿释密达”等等,但是最具有恐吓力的绝对是德弗特洛斯。。。。

然后遭殃的就是我们圣斗士了,从有记载的开始,双鱼座都是美人,双子座都是精分,白羊座都是红娘,天秤座都是庐山一家子,而且每次双子座出现传人总会有人背着这对双胞胎说“哎哎你看老大又要杀教皇了”“老二一定会在关键的时候出来帮忙”“他们一定都是蓝头发”要知道我和撒加就是最悲惨的受害者,小时候就有一群小孩子(当然不是黄金们)围着他喊教皇,就算他本性再怎么善良也会被搞得精分吧?虽然后来这小子确实当了十三年教皇,嗯,很 他 妈 气质,你们这么牛 B 怎么不去当水瓶座啊!为啥不去啊?(不过这似乎也是星座刻板偏见。。。)

好吧话题跑远了,我们回到现场。

必须要承认,撒加的情绪控制能力已经厉害多了,他的头发甚至都没有黑,连眼睛都没有黑!于是我打算走过去推一下他以示鼓励,却发现他竟然直挺挺的倒下去了!倒下去了!

好吧,撒加,我收回对你的夸奖。

撒加爱晕晕吧,而作为他的弟弟,(虽然不愿意承认)我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

“那个。。。二位哥?”我转回头看过去,看见那个绿头发的前辈似乎很生气,他看了一眼被冻住的阿斯普洛斯,转头给倒在地上的蓝毛干着什么。

出于好奇,我走到前面去看了看,似乎是在给卡路狄亚进行什么心肺复苏之类的,唯一不同的是那贯彻心扉的冻气,令我这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一阵心寒。

不一会儿,卡路狄亚坐了起来,头上还带着晶莹的汗珠,而德弗特洛斯也把他的哥哥从冰块里解救出来,两个人正面面相觑。

良久,阿斯普洛斯咳嗽了一下。

“算了,你还是教你的后辈吧,笛捷尔你看好他。”

我没太看懂那几位前辈的表情,但是他们好像对这种事情的发生表示了坦然的态度,甚至对那位很明显出于对卡路狄亚身体考虑的前辈怒目而视,却不对这样明目张胆的内斗做出一点点的身体行动,连小宇宙都没有燃烧一下。

『毕竟太久没干架了,太久没见到彼此了,太想念彼此了——不过他们也没有真的把招数用到对方身上啊,否则你们这代教皇的浴室就不会这么凄惨了。』

这是某天我和上代射手座聊天时候他告诉我的。

——希望大家都能抽到沙加睁眼款。。。

(我没指望了告辞)

(抽到了记得点赞加评论(厚颜无耻))


加隆大人二三事 5

写在前面——

好像从来没在卡池里欧过的我。。。

米妙友情向,或许妙米?

。。。。。。

“同志们。”他咳嗽着,尝试着装出领导人的风范,很显然的,他成功了,因为所有的黄金圣斗士,当然包括我,撒加,以及剩下的几个黄金小鬼,我们都转过头去看他。

“想必大家已经在与后辈的谈话中了解到了,现“”在我们被复活到了243年后的圣域。”他认真的说“而我们不能辜负女神对我们的期望,现在大家各自负责一个下辈的黄金圣斗士,教会他们你们的绝技。”然后他煞有介事的瞟了一眼卡路迪亚“你就免了吧,笛捷尔你看好他。”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和米罗很像的毛栗子,只不过头发的颜色更浅,没有那么大的幅度的波浪,眼睛呢,也是挺好看的水蓝色,但是却让人怎么看着都不顺眼,好想把他抓来揍一顿的感觉。

我可不是抖s,至少现在不是,被米罗和撒加轮番轰炸之后我想当抖s都都抖不起来。。。

好吧,于是我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这个不知道怎么说的前辈,却发现他正在认真的凝视着阿斯普洛斯。

“。。。”“。。。”两对蓝眸互相凝视着,突然一旁的马尼戈特喊了一句“大家快撤!”然后我看到那群前辈身上闪烁起了金色的光芒,紧紧的凑到了史昂和阿释密达的护盾之后,却不忘把自己的后辈一同拉上。

大家还没有躲完,我就听到了猩红毒针那特别的咻咻咻的音效和双子座的最强奥义“哈哈哈哈你去死吧”。。。

你问我在干嘛?

你以为我傻啊,当然是躲到异次元空间里啦,然后我就看着老哥蹲在异次元的角落里,那俊俏的脸颊上流淌下晶莹的宽面条。

(所以不能做现场直播你们应该可以理解吧?

你要是理解不了你自己去送死吧。)

“嘤嘤嘤。。。我的浴室啊~~~”

卧 槽 !身为教皇的尊严呢?职业道德呢?节操呢?全 他 娘 的 不要了是吗?

于是乎,我下意识的往异次元深处躲了躲。。。

很快的,外面安静了下来,但是安静的有点吓人。

见老哥不再对着异次元的墙角哭了,我就凑到异次元空间的墙边上听动静。

真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卧。。。槽,两个人不会死了吧?

想到这里,我有些害怕的看了一下撒加。

“你就是这么当教皇的吗?”我埋怨着,嘿嘿,果然有效,撒加一秒钟恢复了正常,从异次元开了个口子窜了出去,虽然给人一种不惧生死(哪有?)的感觉,但是那个窜出去的姿势实在是。。。不怎么雅观。。。。

由于怕出什么篓子,我紧跟着他窜出去,啧啧,好冷!圣域什么时候这么冷了?

——————

ps“卡妙你是不是又惹事了!”

“我不是我没有!”


加隆大人二三事4

友情向。。。米妙妙米等

“我不认为让他们恢复记忆是好的。”茄子爷爷先说到。

“可是。。。他们的生命也是雅典娜女神给的啊。。。”撒加的声音。

“你觉得他们会乐意回忆起仙宫那段令人悲惨的回忆吗?特别是米罗和卡妙。”史昂这样说到

“。。。”

“。。。”

“。。。”

三个人陷入了沉默。

“话说讨论这个干什么?”我好奇的问到“他们的心理抗压能力这么差还当个屁黄金圣斗士啊?”

“加隆?你来啦~”“我愚蠢的欧豆豆呦。。。”“呵呵,刚刚我连打了三个喷嚏,说,是不是你干的。。。”

额。。。感觉我突然间成了话题的中心呢。。。

“你们这次叫本大爷来不是为了那一群裸男吗?”我瞟了一眼撒加,“怎么在这里慨叹命运的曲折了?”

嗯,很好,撒加的头发开始变黑了。。。

但是为什么史昂和童虎也用老大黑化时候的眼神看我???

“庐山龙飞翔!”“银河星爆!”“星屑旋转功!”

哇靠,至于这么激动吗?还用大招!不就是几个裸男吗?又没让黄花大姑娘看到。。。

不过。。。我看了一眼专心带孩子的米罗妹妹还是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话说那几个裸男都啥样啊?”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甩开了教皇宝座后面的帘子。

嗯,这里还必须要介绍一下,你是不是以为这后面是撒加那个智力障碍儿童的澡堂子?好吧。。。你猜对了。。。只不过现在那里面扔了十二个散发着小宇宙光芒的汉子,仔细一看和里面还有一个和我长得贼像的男的,就是黑的像个非洲人。

撒加扶额,然后用圣斗士最高奥义秒换秋裤给他们十二个人都套上了一条裤子,嗯,还有衣服,倒是童虎和史昂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泣不成声。

真是。。。都多大个人了??我不由自主的吐槽着,一边看着他们一个个转醒过来,那群小黄金也跟着凑过来看,似乎一副很激动的样子。

“卡路迪亚前辈!”米罗忽然间激动的喊了一句,紫色的毛团子瞬间窜到了一个蓝色长卷毛的身上,然后用那双明媚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双缓缓睁开的玄色眸子,直到那眸子中反射出他的影子。

“?小子你谁?”蓝色头发长卷毛的男人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一小只,表示了怀疑的态度。

与此同时,卡妙,修罗,艾欧罗斯甚至撒加都聚拢在了这群来历不明的人的身边,嘴中还喊着“笛捷尔前辈!”“艾尔熙德前辈?真的是你吗?”“前代的射手座大人?您转生了?”“啊,您是阿斯普洛斯前辈吧,我是您的后辈撒加。”

等等。。。

真TM尴尬,就我一个人僵直的矗立在那里哎。。。

话说你们这帮人一副想当然的样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然后我看到了那个黑人小哥招呼我过去,出于礼貌(史昂:屁)我凑到了他身边。

“请问您是。。。”“我啊,是双子座的德弗特洛斯,您是?”?等下,你是双子座,那老子呢???虽然我内心充满着mmp,但是我脸上依旧是一脸的尊敬(史昂:屁)。“我,我也是双子座的斗士哦,德芙(巧克力)先生”

好吧,我只不过用小宇宙吐槽了一下这位哥们黑黑的肤色而已,可是为什么撒加正在伺候的那位叫做什么阿斯普洛斯的一下子就蹦起来了??

“银河星。。。”我呆呆的看着那在与我哥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的身边聚集起了一团团熟悉的星云,而且似乎比我老哥的还要大。

“欧豆豆!你快跑!”撒加冲我着急的喊着,他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以我最快的速度在异次元上撕了个口子,一下子钻进去了,连一嗓子异次元空间都没喊

。贴着异次元的墙壁,我听到了外面撒加努力安抚那个蓝毛的声音,他甚至都拿出了自己哄孩子的手段,这才哄住了这位得罪不起的哥们。

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住了,我这才从异次元里探出头来,看着撒加怒气冲冲的跑到我面前一把抱住我。

“真是,欧豆豆你真不让你欧尼省心。”他用着一种宠溺的语气说着,一边为我介绍着那位会发星爆的老大哥,“这是阿斯普洛斯前辈,前代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似乎被女神复活到了这个时代。”他顿了顿,继续说“因为你一直被我关在海牢,也就没有经常看过有关前代圣斗士的介绍,所以自然不知道,加隆,还不快向德弗特洛斯前辈道歉!”

其实我第一眼看到非洲人(好吧这是我起的德弗特洛斯的外号,后来私底下艾俄洛斯告诉我他也这么觉得。。。)的时候已经差不多猜到按照女神的尿性一定是上代圣斗士被复活了,但是脑子里一阵抽痛想不起什么了,本大爷我也不是什么乐于和自己较劲的人,也就不想再绞尽脑汁了。

我表示歉意的点点头,一边讨好的凑到撒加面前,摇着尾巴(如果本大爷有的话)露出了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哥,你说如果让他们去教小黄金们怎么样?反正他们来到圣域了,闲着也是闲着,正好不用让那群小黄金天天抱着那些连咱们俩都看不懂的厚书钻研。”我提议道。

我看到了撒加眼睛一亮,刚刚微微范红的眼睛也一下子变得清爽起来,见此状况,我便凑到了他身边,用细细的声音强调着“还可以让他们帮忙带孩子,管饭,这样圣域又会剩下一笔开支呢。”

这下子我老哥的眼睛一下子亮的好像他的神圣衣一样(嗯,沙加的神圣衣更像电灯泡。)几乎都可以放出一万福特的光辉来了,果不其然老哥太缺钱了,哈哈哈哈,本大爷我还真是机智。

我看到撒加露出了一副狗腿子的笑容,虽然我觉得这幅表情似曾相识。。。他凑到了阿斯普洛斯身边,小声嘀咕这什么,为了听清楚,我只好凑到了他身边。

“阿斯普洛斯前辈。。。听说您是前代的教皇。。。”他轻声说着,一边露出一副大姑娘出嫁的样子,不过阿斯普洛斯似乎对这个称呼异常满意,点点头,“你叫我阿斯就好了,不然名字太长不好记。”撒加立马点头,“那个。。。您也知道的。。。我一个忍辱负重的双子座当教皇多么的不易。。所以。。。能不能给个方便?”

见阿斯普洛斯认真的听着,撒加就继续说下去,“您。。。能不能让您的圣斗士给我们的小黄金当一下老师?正好也免得这群没家的苦孩子自己抱着书研究那些我们都闹不懂的学问。。。”

看着阿斯普洛斯微微皱起的眉头,撒加连忙说“当然当然,我们还会给您们安排好房间,就在原先的宫殿里行吗?每天的伙食都会有人管的,而且您也想一想雅典娜女神啊,她一定会希望您们帮助下一代学习的!”

阿斯脸上的黑气消失了,他认真的点点头,转头对着那群一脸尴尬的坐在撒加的澡盆子里发呆的上一代黄金们发话了。


第一次板绘,好像还不错。。。(屁)
团子

11.11

马上过生日了。。。还没想好要写什么。。。

不如写个女装?

哎,好像不错


艾卡拉特女装了解一下吗?
好吧不了解。。。再见
(第一次指绘画人。。。)
事情似乎是这样的
一天小艾卡拉特回天蝎宫,突然被寂寞哥捉住,然后被狮子心光速换了衣服,被迪斯姐拽住向着蛇夫宫走去。
(当然原衣服被脱了。)
奥蛇:卧槽!!(鼻血)我老婆最好看。
艾卡拉特:难道你不想救一下我吗???(面瘫泪目脸。)

加隆大人二三事3

终于准备好了他们这群事p的礼物,我看着怀中臃肿的一团,不住的叹气。

(话说剩下的几个海斗士你们都干嘛去了!)

我说女神你那时候怎么就不让萌王把那群小黄金都复活的大一点呢?偏回到了三四岁的时候,害得我,撒加,修罗,以及年龄同样被迫缩小十几岁的阿鲁迪巴照顾这群小崽子,您有那闲工夫复活我们这几个老的,没工夫逼迫冥王把剩下几个黄金复活的和生前差不多大是吗?而且连记忆还都停留在三四岁的时候,现在我一看见米罗跟卡妙中规中矩的打招呼就老是忍不住跑上去问你们俩昨天一起睡了没有,害得他们俩老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我。。。

还有。。。您复活这群黄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他们的徒弟或者亲人的感受?像冰河,天天看着自己老师娇小玲珑的身材和他那连曙光女神之宽恕都发不好的歪斜身影发呆,还不得不手把手的去教,卡妙学的倒是快,却转头叫冰河老师,令人哭笑不得。

还有那个什么米罗,天天腻歪在他原先的好妹妹身边,本来他的小妹妹在他死的时候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现在倒是比自己的哥哥还大了,本来是哥哥护着自己(似乎也不用。。。)但是现在哥哥变小了,她也只好把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本来的女性光环倒是使得她得到了小黄金们的青睐,小黄金们都会一个劲的往她身边凑,就像母鸡,啊不,母蝎子带着一群小蝎子一样。。。

还有穆,简直和贵鬼一模一样,天天让贵鬼拉着手走路。。。

不过好消息是这群小崽子每天都在以正常人两倍的速度生长着,记忆也在一步步的恢复,并且当他们的身体长到原本年龄的时候就会恢复正常的生长速度。

我先一步踏入了穆的白羊宫,顺手放下给他的礼物,却没有人跑着出来叫我“加隆哥哥~”甚至贵鬼那个死小子都没跑出来看昔日的先生怎么腻味在先生曾经最为不信任的人身上的。

“老教皇?”出于尊敬,我叫了一嗓子,但是依旧没人搭理“史昂?史昂?史昂死老头?”

还是没人答应。

我认为贵鬼可能是去找魔玲或者米罗的妹妹去要糖果吃了,而穆呢,可能和沙加腻歪在一起了,史昂自不必说,他对女神复活他的身体到现在这个岁数很满意,一定是跑五老峰去找童虎炫耀去了。。。

爱谁谁吧,反正我要接着向前走了。

话虽如此,我仍然十分不放心的把给穆小鬼的礼物扔在了异次元空间,这样方便本大爷拿吗。

金牛宫也是空无一人,双子宫也是。

虽然双子宫本来就应该空无一人。。。

好吧,说不定他们都走了呢。。。

我这样侥幸的想着,加快了脚步,直奔下一宫而去。

还是没有人。

我开始恐慌了起来,谁,谁说我是担心他们了的?那群只会随便捣乱,那群天天捣乱,也不知道体谅长辈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腿上一边快速的踱步,脑子里却飞速的旋转着。

记得那是一年之前,小黄金们刚刚被女神复活在圣域的时候,他们这群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的小淘气倒是真的惹了不少麻烦。

“哎,沙加,别闹,你是个和尚,不能吃肉,知道吗?”

“?和尚?和尚是什么?”沙加歪着头看着我,呆呆的模样让人心疼。

“。。。就是一种职业,不能吃肉,不能喝酒,但是十分受人憧憬的工作。”

沙加点点头,又摇摇头。

“现在我应该还在母亲家里呢。”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说给我听。“母亲病了,病的很严重,沙加要乖,不能吃肉,因为母亲没钱买肉了。。。我要照顾母亲”

说完,他跑开了,那对永远明亮,永远都纯洁的像翡翠一般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影。

我在脑海里仔细重复着那段话。

“母亲病了,病的很严重。。。”“。。。沙加要乖,不能吃肉”“我要照顾母亲”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孩子的无心之举,而是他沉淀在心中,永远都不能磨灭的伤痛。

有的时候,太懂事也让人心疼呢。。。

而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到沙加倒在床上流泪。

“怎么了沙加?”

“没什么。”沙加擦擦眼睛,却没有再睁开那双漂亮的眸子。

“母亲死了”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深深的悲凉“我。。我现在是佛陀转世。。。”

猛的从回忆中走出来,我发现自己的面上已经满是泪水了。

面前是米罗曾经给过我审判的地方——教皇厅。

现在,我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小黄金们的嬉笑声,我连忙推开大门,看见史昂,茄子,啊呸童虎,撒加三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些什么,而那群已经七岁的黄金小崽子们也闹腾的很欢,修罗正在和米罗抢他的小妹妹(姐姐),卡妙正在努力用极光处刑冻出一个雪人,冰河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指点,穆和沙加正在朗诵古诗,虽然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阿鲁迪巴正在编着小紫花花圈,看见我来了向我打了个招呼,继续忙他自己的去了。

巨蟹座不用说,正在那鬼脸吓唬爱与美的战士,却被范插了一头玫瑰花,正在自暴自弃。

我先把礼物递给了几个小崽子,便凑到老年人一组去了。


冥王篇审判日常。。。
米罗:我戳不死你个哈 麻 批
加隆:我累不死你个狗 日 的
雅典娜:你们两个二货!加油啊二货!

当用卡妙组队碰到冰河的时候
卡妙:哎嘿,冰队🙄

加隆大人二三事 2

一忘记加米妙标签了qwq

米妙友情向~

对于沙加我实在是没啥好说的,我能拿半神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小礼物还是必须要送的,喂喂喂,你那一副花痴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哦?“连加隆都必须给沙加留点面子呢,我们家沙加。。。”停,停,停,老子我啥时候说我怕那个半神的小鬼了?顺便声明一下,别天天说你家的沙加,那是女神家的,再次是穆家的,总之,你们就在一旁干瞪眼吧。

谁还记得要给沙加小崽子送礼物来着?反正他喜欢的东西除了佛经(穆)我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了。。。自然要送他喜欢梵文佛经了。。。但是最近我发现我库藏的佛经被海皇大人拿去当钞票撒了,所以我决定去尝试送给他一本玄奘光头翻译的《老子》看看,希望不会被他天魔伏降。。。

狮子座的艾欧里亚和我一向是铁的不能再铁的好哥们,他可以说是真正阳光向上的好少年,未免我,他,米罗可是当年混迹圣域无人能敌的四小魔王,嗯,你没有看错,四个,别说我没告诉你米罗他有个妹妹,是个红头发的小妹妹,别看着人家的御姐脸犯花痴了好不?也不去问问修罗兄弟的一渴死咖喱棒同不同意。。。虽然这个小妹妹不是圣斗士,却有着比米罗更为可怕的实力,因为她的猩红毒针可以一下子发十五针,对。。。一下子。。。所以这就告诉我们一个必须一提的事实,你压根就不用经受前十五针的折磨就可以直接找哈迪斯报告了~

对于这个惹不起的小妹妹,我,艾欧里亚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倒是一向不怎么喜欢和女生打交道的修罗彻底迷上了她,她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打断修罗看电视还不回被圣剑洗礼的人了,米罗倒是没觉得什么,他一向很听从他可爱的小妹妹的话,并且除了卡妙之外,她是米罗最为奉若神明,最为呵护的人。

但是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米罗妹子却很喜欢小孩,艾欧里亚就是她一向溺爱的对象,对了,还有冰河,艾尔扎克和贵鬼,她似乎都很喜欢。。。

如果你想要给小狮子送礼物,我建议你先去问问米罗的好妹妹,我也是得到她的建议后给小狮子买了一瓶他最喜欢的柠檬味香波。。。

好吧,我也不知道为啥一头狮子会喜欢香波。。。不过自那天后,小狮子的身上倒是满是柠檬的味道,或许真的被这位表面高冷无情内心细致的妹妹猜中了。。。

巨蟹宫的迪斯马斯克。。。我实在不愿意多提他,因为他真的。。。挺不要脸的。。。天天和双鱼座的战士腻在一起,也从来不回他的破宫殿。。。所以他的宫殿就被几个恶趣味的小杂兵的糟蹋了,他倒是也不在意,反而把这些不知道哪里能来的鬼脸拿出去吓唬人。。。真的。。。恶趣味。。

送他礼物的话。。。本大爷一定会选择一个中国的脸谱,因为他个人喜欢看京剧。。。

好吧,接下来是哪个宫?

双子宫我就不介绍了,我没打算送自己礼物。

别问我我老哥为啥没有礼物,多大个人了?

金牛宫我也不想说了。。。未免我实在是对那个憨厚的老哥没什么礼物可送的。。。

或许。。。小紫花?

至于说白羊宫的几位,你只要送礼物他们就会很高兴了。

——这里沐沐!请眼熟我!